当来之世,经道灭尽,我以慈悲哀愍,特留此经,止住百岁。

吾今为诸众生说此经法,令见无量寿佛及其国土一切所有。所当为者,皆可求之。无得以我灭度之后,复生疑惑。

这是世尊进一步慈悲教导,生怕我们心生怀疑,丧失大利益。

世尊说:现在我给你们这些众生宣说了无上的经法。讲述了阿弥陀佛往昔如何摄集大愿,发起无边的修行,积累资粮,来庄严佛土。开示了你们净土成就后,佛、菩萨以及国土的功德庄严。宣讲了三辈往生各自的行法和所得的功德。阐明了浊世五恶、五痛、五烧的情况,教诫勤修五善,来免入恶趣,建立人天的基础,然后一心修净业,往生净土,超出三界。为了避免落在边地疑城,告诫大众,一定要对于佛智不思议法门生起真实信心,不要被疑惑障蔽,堕在边地,丧失大利益。我是以佛的现量来印定这个法门,完全是现量彻知后说出的谛实语,证明这一切都真实不虚。不但用语言开示,还进一步作加持,使得在场大众都见到极乐国土的一切依正庄严。

凡是你们应做的事(生起信愿行),都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求得。不要在我灭度以后,对于佛的语言、经教还心生疑惑。不要以自己狭隘的心去揣测佛的智慧,对于这不思议法门狐疑不信,而退失大利益。净土的一切事理因果,就像我所说的,或者加持给你们看的那样,一一都真实不虚。你应该谛信佛语,坚定地奉行,这样才能到达微妙殊胜的境地。

唐译中说:“阿逸多,如来所应作者,皆已作之。汝等应当安住无疑,种诸善本。应常修学,使无疑滞,不入一切种类珍宝成就牢狱。”

世尊咐嘱说:阿逸多,如来我所应当做的,都已经做圆满了。应该为你们宣说的、指示的、告诫的,无论事理行证哪方面,应修应断的哪一种,都做了详尽的交代,建立了净土大教。

你们作为弟子,知道本师有彻见万法的智慧和平等周遍的大悲,所教导的经法没有丝毫垢染,完全清净,是真正离苦得乐的大道后,就应该安住在佛语的指示中,对此谛信不疑,奉持在心,依教修持各种善根。应当常常修学弥陀法门,在自身上不断地生信、起愿、修诸净业,与佛相应。不要因怀疑而停滞不前,不要入到边地疑城,而错失大利。得失在信疑之间,有信则直下得大利,有疑障,心被封闭了,就发不起净业修行,不能得蒙佛光加被,就会困在边地。

“吾今为诸众生说此经法”,“经法”,指正宗分里讲的一切净土事理因果的妙义,这都是佛以一切种智如实照见而宣说的。这里的每字每句都具有无量妙义,内涵极其深广。

“令见无量寿佛及其国土一切所有”,“令见”,指由于佛的加持,使得净土现在眼前,让大家都亲眼目睹。“一切所有”,指极乐国土里的一切器情庄严,包括主尊阿弥陀佛,眷属无量海众,国土的庄严境相等等。这一切都无碍现前,历历在目,大家才确信这事真实不虚,毫无妄言。

比如,有人想:人哪能飞上天?这时来一架直升机,直接迅速升空,他见了就不得不信。或者说:怎么坐在家里就能知道天下事?这不可能。那就让他上网,亲眼看到世界各地的信息,就相信了。同样,有些人想:极乐世界真那么殊胜吗?国土纯一清净,水鸟花林都能说法,光明遍照,受用自在,这不是神话吗?阿弥陀佛的光明遍照十方,怎么可能?一往生就报得如佛般的相好,而且神通无碍,量级都以百千亿那由他为最下限,能飞行十方,遍供诸佛,哪有这么好的事?那时,释迦佛一加持,极乐世界的情形全部现在眼前,大家一看就不得不信,而且深受感动,叹未曾有。这才知道,弥陀愿海已经成就,阿弥陀佛的利生事业真正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,这确实是特殊的法门,一一都不可思议。

“所当为者,皆可求之”,这是世尊教导我们,自己要有一个决断。佛教导的责任已经尽了,但怎么生信、立愿、起行,是每个人自己的事,必须自己作决定,谁也无法代替。

大家好好想一想:我听了这个法后,该怎么做呢?是不是现在就要开始启动呢?不能光是听听就完了,觉得跟自己无关。要知道,这是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事,而且是永世大安乐的事,怎么能不考虑呢?

想一想:在你一生之中,对于升学、工作、成家等等,都会考虑很久,会很认真地打算,多方面地比较,生怕吃亏。对自己有利的事,一个也不愿错过。但是,对于有极大利益,极好、极快、极深远的弥陀愿海法门,为什么不去考虑,反而漠然置之,随便放过呢?

现在,每个人都该觉悟了,作为心志成熟的人,应该为自己永世的利益作个打算。你要想:在所有事情中,有没有比这更重大的事?有没有比这更深远的事?有没有比这更简易、直捷,得到的利益更大的事?要好好想一想。

内心一旦确认,这事确实重大,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,就会决定下来:我一定要求到它,真正实现这个大利。这就有了志愿。之后就要具体落实,为了完成这个目标,每天该怎么修学,一步一步地想好,然后发出实际行动来。否则,流于空谈是没有实义的。

世尊说:你们所应当做的,现在都可以去求、去做。我们都得了人身,六根具足,应该发起主动力来,去作净土法行。眼睛可以看经,耳朵可以听闻,口里可以读诵、宣讲,身体可以礼拜,意识可以思维、运心,念佛、赞佛、拜佛、观想等等,这些净土法行都能行持。一旦真正下了决心,有了愿力,以后就能开展出无量无边的法行功德,会走得越来越顺利、深广。

总之,往生成佛的路是在自心上走的,现在路线已经明了,大家要尽快下决心,迈出第一步,然后不断地升进,自己走出这条成佛的路来。

无得以我灭度之后,复生疑惑”,这是世尊教诫我们,不要因疑心停滞不前,入于边地。

其实,佛不但教导我们净土经法,对于跟佛同一血统的七万释种,包括自己的父王,开示的也是念佛法门,并授记他们命终都将往生极乐世界。只要把弥陀名号置于心中,相续不断地运转,就必然即凡心成佛心,转秽土为净土,从有念入无念,由往生证无生。这就是极奇特的方便,所以不要怀疑,不要疑心自障,而发不出净业的修行,被困在边地疑城。

佛是这样再三地慈悲叮咛,我们听后应该感戴佛语,尽此一生,奉行不逾。

当来之世,经道灭尽,我以慈悲哀愍,特留此经,止住百岁。其有众生,值斯经者,随意所愿,皆可得度。

世尊说:随着众生福德递减,没有能力受持佛法的缘故,佛经就会一部一部地灭尽。首先是《涅槃经》《楞严经》,这样渐次地灭尽,人们陷在深重的苦难中,那时,只有依仗弥陀愿海的力量才能得度。我以特别的慈悲,哀愍末世众生,特别加持这部经,留到最后一百年,作苦海的慈航。那时,只要有众生遇到这部经,随着他的意愿,都可以得到度脱。(释迦佛正法住世五百年,像法一千年,末法一万年,这些时期都过去了,就叫做“灭尽”。)

为什么本经在最后百年里还能度众生呢?这是因为净土经法成就了无上的方便,也是弥陀世尊度生的本怀。佛在因地时,历经五劫结成大愿,又通过多劫修行积资,最后功行圆满,成就了极简易的方便,使得任何人都修得起,下至恶趣众生,都能生到净土,得到极殊胜的利益。

这是一个惊天动地的立愿。因为按一般情形,必须有相当高的修证,才能生到这么胜妙的净土,否则因果不符。但阿弥陀佛有特殊的愿力,通过无量劫的努力,使得它成了事实。这个大愿给我们苦难世间的凡夫带来了极大的希望,就连旁生,如果因缘好的话,给它念念佛,也有往生的机会。虚云老和尚在云南鸡足山时,有一只公鸡很凶,总是啄别的鸡。后来老和尚为它开示,作皈依,之后它每天跟着大众一起上殿。教它念佛,它就发出“佛佛佛”的声音。两年后,一天下了晚殿,它在佛前举翅仰头,站着就往生了,身体几天都不动。谛闲老法师在温州头陀寺做住持时,大众每天念佛。有一只大公鸡总是跟在人们后面,也嘎吧嘎吧地叫着,跟着一起念。后来在大殿佛前,也站着往生了。

这就看出,这个法门是第一方便。它极高深,表现出来又极平易,这两个合在一起,我们就会真正地感叹,敬仰佛的愿海。弥陀愿海成就了极大的普度力量,到了最困难的时期,对于其他法门,众生被业障逼得根本无法领会,更不能修持,然而这个法仍然能发挥它度生的神功力用,只要教会众生念这六个字,就都能得到度脱。

有的人对此起颠倒想,认为这太简单,谁都能修,所以很差劲,并不殊胜。岂不知人人修了都能即生解脱,正体现出它无上的力量。所以说,净土大法如天普盖,似地均擎,它能普遍地载荷无量众生出生死苦海,而且极其简便顺利。它有极大的摄化力量,能无碍地转众生心,所以叫做普度法门,叫做一乘悲愿。

当来之世,经道灭尽,我以慈悲哀愍,特留此经,止住百岁。这是举未来法灭时的情形。

《净影疏》中说:“佛以慈悲怜悯众生,故法灭后,独留此经,百岁济度。以此经中开示净土,令人求生,故偏留之。《大涅槃经》显示佛性,教圣中深,圣人先隐,为是先灭。此经教人厌苦求乐,济凡中要,为是后灭。

释迦佛以慈悲怜悯众生,在法灭以后,特意留此经住世,在百年里救度众生。因为这部经里专门开示了佛国净土,使人求生,即生能得度脱,所以单独留这部经住世百年。《大涅槃经》显示了佛性,是主要教导圣人的甚深法门,到了后末世,圣人先隐没,没人能了解的缘故,所以最先灭尽。而《无量寿经》开示善恶取舍,教人厌苦求乐,是救度凡夫的灵丹妙药,是极重要的法门。所以最后灭。

这就体现出它方便至极,寓高深之理于平易之中。它的修法非常简单,借助佛力,只要自己能生信,口里念这六个字,就都可以修行。其他法要透过高深的教理,或者有很高的悟性才能修,没有一定的慧根,就没办法开解。这个法虽然极高深,但它表现为极简易,容易入手。只要有信心,肯一心执持,即生就能解脱。就像极高深的物理学,普通百姓很难理解,但出现了一个最便利的产品,虽然原理很深,但用起来方便,所以人人都能用。

总之,一直到后末世最后百年,众生还能念得出这六个字,还能出这个善根。只要有信愿,念佛就都能往生,无不如愿实现。弥陀愿海是真实本愿,不会因时空的推移而丧失威力,何时何处,只要符合这个条件,都决定往生。这何其简单,能够普度万类,确实是无上方便的法门。

“其有众生,值斯经者,随意所愿,皆可得度。”这是讲明留此经住世的利益。

《净影疏》说:“法灭尽后,百年闻者,尚得利益,往生净土,况今闻者,何有不生?唯佛留意,明今闻经,有求去者,定得往生,莫自疑虑。”

在法灭以后,最后百年里,人们闻信这部经尚且得利益,往生净土,何况我们今天闻信,哪有不往生的道理?佛留下这部经,也是告诉我们,只要有信心,希求往生,就决定能成办,不要怀疑。

到了后末世无比艰难的时代,环境非常恶浊,世间充满了斗争、烦恼,处处充斥着染污缘,使得人心很难安定。在那个时代,人的心力那么弱,还能起信念佛,被佛摄持到净土,何况当今的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,往生就更有希望了。

虽然相比百年之前,这个时代的苦难已经很重了。不要说百年,二三十年前,人们都比较清闲,白天上几个小时的班,早中晚都比较安闲。但现在的竞争越来越激烈,人心根本停不下来,整天陷在严重的散乱、奔忙当中。然而相比于未来法灭时期还是好很多,至少每个星期还有休息日,每天还能抽出一点时间,只要自己能把握好,不去浪费时间,错失机缘,还是能闭起门来,安心修行,这就很有希望。这样能发得起信心,不断地学下去,就会有越来越深的愿欲、欣求。念佛、修各种净业,也会越来越得力,会逐渐相应的。

我们过去世就是因为不争气,才无数次地错失良机,争气的话,早就生到净土,成圣成佛了。那么,这一世不要再错过了,这回错过就真错过,不晓得多少亿年才能重现。所以,每个人都要好自为之,不要气馁,要努力争取。只要具足信愿行三资粮,就决定顺利往生。

佛语弥勒:如来兴世,难值难见。诸佛经道,难得难闻。菩萨胜法,诸波罗蜜,得闻亦难。遇善知识,闻法能行,此亦为难。若闻斯经,信乐受持,难中之难,无过此难。

这里通过五难来较量,显示对于《无量寿经》,这个佛智不可思议法门信乐受持,是一切难中最难的事。这跟《弥陀经》讲的“两难”——释迦佛于浊世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为一切世间说此难信之法,是为甚难,二者是同一意趣。

佛告诉弥勒菩萨:如来出兴于世,很难值遇。佛出世后宣说经法,难以得闻。宣说菩萨殊胜法藏,诸波罗蜜多行法,能够闻到也极其难得。闻到大乘法后,还能遇到善知识,来实际修行,更是非常难得。在这一切难当中,唯独以闻到这部经后信乐受持,为难中之难,再没有更难的了。

 “如来兴世,难值难见”,只有众生的善缘成熟时,如来才应现于世,在人间示现八相成道,宣说各种法教来引导众生。而大多数时间,众生都处在严重的业障中,心非常混乱、污浊、恶劣,就无法感得佛出世说法,所以,在漫长的时期里,都处在无佛出世的暗劫中。两者去比较的话,就不止万分之一、亿分之一,相差极其悬殊。

要知道,集聚善的缘起非常难,而恶的因缘却很容易累积,还会不断地迅猛增长。就像当今时代,人心普遍谄伪恶劣,造恶深重,而且陷在恶性循环,混乱的势力不断地增长、扩大,人心越来越迷茫、颠倒,很难修集善法。最后到法灭的时期,世界一片黑暗,连正法的名称都听不到。可见,造恶容易行善难,要经过相当漫长的时期,人们的心回转过来,行善修福,到了一定程度时,下一尊佛才出世。可见佛出世非常难。

若闻斯经,信乐受持,难中之难,无过此难。”净土法门的理体是不思议佛智慧,完全超出语言、思量的范畴,连声闻、缘觉、菩萨都无法凭自力向他人指示,哪里是一般善根浅薄的人所能信受的呢?对于一些共同的法门,大家都比较能接受,因为是妄识境界里的事,还可以揣摩、分析、观察、试验等等,还能举出相关的譬喻,大家就觉得很好懂,容易相信。唯独佛智法门,完全是佛的行境,众生只能凭信心来入,这又要有深厚的善根才能发起。

首先,“若闻斯经”,是指佛传这样的经法非常难,所以难以得闻。佛的说法契理契机,不会失去时机。当说时不说,就叫失了机;不当说时说了,就叫失了时,都是愚痴的表现。佛没有愚痴,说什么都恰到好处,完全是因缘成熟时,应运而现。佛并没有个人意志,一切都是任运而现,因缘不到就说不出这个法。当众生的善根到了一定量时,才能应运出现这部《无量寿经》,弥陀光明才开始普照世间。

所以,难就难在因缘难以积聚,它的几率非常小,像昙花一现那样。几率小,是指要承受这个不思议法门,必然是无量劫善根成熟的果报,善根不够的话,讲了不但不生信,反而诽谤,这就很糟糕。而且,这并不是人天乘法,也不是四谛十二缘起的教,也不是通途三大阿僧祇劫成佛的法,如果因缘不成熟,佛说了,大家也会感到莫名其妙,无法生信。

要知道,任何法都有它的法运,净土经法也要待缘而兴。这也是法界自运转,无法勉强。世尊说:以我的语言来印定,这件事叫做难中之难。其他都可以说难,从几率去算的话,比如说万年出现一次,亿年出现一次,或者说无数人当中只出现一例等等,相比来说,宣说净土经法是最难的。这不是为了显示这个经法,特意虚假来说,这完全是佛智慧印定的事。

“信乐受持”,指信乐本愿,受持名号,这也就是往生正因。比如第十八愿说的:“至心信乐,欲生我国,乃至十念,若不生者,不取正觉。”有了信乐的内涵,下至十念都能往生。但这种心极难出现,因为这是不可思议的佛智法门,宿世没有很深的善根就难以生信。

它超出通途教法,非常特异,完全是佛的量,是弥陀法界藏心的起用,完全超出常情。没有大善根的人信不了法门的深广处,就出不来很深的信心和愿力。就像马鸣、龙树、天亲、永明等的大菩萨、大祖师,他们有极深厚的善根,对于佛语完全信受,所以能对此法深信不疑,能够全心地担荷,真正接受这个不可思议的超常法门。

这个法门极为奇特,它能摄受无量的根性,下至小飞虫小爬虫,全部都摄受,所赐予的利益又极其殊胜广大,能让人一生就顿超三界,高登净土,所以超出其他善法,叫做诸善之王,能圆摄佛的功德。就像一个跛子,凭自力连驴都跨不上,但他坐上飞机,瞬间就能飞到天上。同样,借助佛力加被,只要有信心,凡夫也能很快证果。通常来说,要在三大阿僧祇劫里修菩萨道才能成佛,但一个人修净土法,一生信愿持名,结果不必经历漫长的时劫,很快就往生,往生后很快就成佛了。又比如要实现普贤愿海,按一般途径的话,不知道要多少劫才能达到,但以信愿念佛,一往生就能成办。这么比较就知道,净土法门极其不可思议,对于这样极其稀有难信的妙法,能够信乐受持,要知道这个人在多劫当中,必定在无量佛前种过深厚的善根,积累过无量的资粮,极其难能可贵。

这就知道,闻法后能生起真信切愿,一心修持的人,一定是累世种过无量善根的人。比如有些老婆婆,没读过书,也很贫穷,但她能生信,肯一心念佛,这就是过去多生修过无量善根的结果,只欠这一生,所以今生一听到就生信,就能一生执持。换言之,能容受这么稀有、殊胜、难信的法,一定有相应的器量。换一个人的话,根器不够,眼光很浅,就只能接受一些浅近的事情。比如,有些人只能接受小乘法,大乘法接受不了。或者在大乘法里,只能接受一般权教六度的法,认为通过修因来证果,那他相比于圆教的人,善根就浅。而净土法属于特别法门,能真正容受它,相信佛的不思议智慧,必然有多劫的善根,非常稀有难得,所以佛说,这是“难中之难,无过此难”。

总之,这里的“难”,不是指法难修,而是说具有善根福德来承受这个法非常难得。真正信得了,成就就非常快,能使得无量劫的修行变得极其简易、顺利,一生就顿超生死,转凡成圣。

是故我法,如是作,如是说,如是教。应当信顺,如法修行。

世尊宣说了弥陀本愿的本末究竟、因果事理等种种真实之事,以弥陀愿义教导众生使其往生,这就是全经的旨趣。

“如是作”,指序分中世尊光颜巍巍,威容显耀等示现瑞相。

“如是说”,指从最初说弥陀本愿,到最终的愿成就文之间,如事实而说。也就是如弥陀本愿的发起成就因缘,以及成就果德,一如真实法而说。

“如是教”,指“佛告弥勒”以下的经文。世尊做了各种教诲,最终归结在劝导大众信愿往生,如教修行。

“应当信顺,如法修行”,是结劝众生起愿生信,顺佛教导,如法修行。整部经所说的,最终就结归在如实信心当中。

尔时世尊说此经法,无量众生皆发无上正觉之心。万二千那由他人,得清净法眼。二十二亿诸天人民,得阿那含果。八十万比丘,漏尽意解。四十亿菩萨,得不退转。以弘誓功德而自庄严,于将来世,当成正觉。

这一段标明了大众得益的情况。

那时,世尊说完这部无量寿经法,无量众生都发起无上菩提心。《净影疏》说:大众听闻了阿弥陀佛是如何发愿修行,成就净土,摄化众生后,也愿随佛而学,与佛同愿同行,同果同证,叫做发无上正觉之心。一万两千那由他人,见四谛,证须陀洹果。二十二亿的诸天人民,证阿那含果。八十万比丘,诸漏已尽,心得解脱,证得阿罗汉果。四十亿位菩萨,得到不退转。《净影疏》说:大乘众生闻到了阿弥陀佛的威德广大后,生起坚固心,愿求得与佛同等的果位。以这个坚定的愿心,将获得不退转。而且,发誓救度一切众生,披上了弘誓铠甲而自庄严。以这个弘誓的功德,在未来必定成佛。

尔时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,大光普照十方国土,百千音乐自然而作,无量妙华芬芬而降。

那时,三千大千世界出现六种震动,光明遍照十方世界,百千种音乐自然响起,无量妙花从空中芬芬降落。

在序分中,佛显现光颜巍巍等奇特瑞相,在本经末又显示大地震动等瑞相,就是为了表示郑重,给众生证信,劝导众生对于极其难信之法生起真实信心。《净影疏》说:如来化导众生的心非常周全齐备,为了增上教法的力量,使得众生信受,又以神力动地放光,空中雨花,奏起自然音乐。《嘉祥疏》说,这是以感得瑞相来证明本法的真实。

佛说经已,弥勒菩萨,及十方来诸菩萨众,长老阿难,诸大声闻,一切大众,闻佛所说,靡不欢喜。

佛讲完此经,弥勒菩萨以及十方世界来的诸菩萨众,长老阿难,诸大声闻以及一切大众,听佛所说的经法,无不欢喜。

这显示了佛宣说本法所产生的广大法益。净土大教契合无量众生,包括以弥勒菩萨为上首的十方无量菩萨,以及长者阿难为代表的诸大声闻,乃至一切天龙八部等,会场无量大众由于闻信了弥陀愿海,感戴世尊的恩德,自己已得当得无量利益,因此无不欢喜。

“欢喜”,可以解释为,缘于说者清净、所说法清净和依法得果清净这三个原因。宣说本经的释迦如来,于一切法而得自在,这是说者清净。所说的极乐依正庄严海,都是一清净句——真实智慧无为法身,是所说法清净。依于本法修行,能横出三界,径登不退,一生补佛,究竟寂光,是得果清净。因为具三清净,闻者得无上法益,所以无不欢喜。

《无量寿起信论》中说:“此经具无量寿全身,亦具一切诸佛全身。于此信入,即具一切佛智。故曰:闻此经者,于无上道永不退转。至经藏灭尽,此经独留。所以佛慈加被,殊异余经。奉劝后贤,普同信受。”

这部大经具足了无量寿全体的事理行证等,也具有一切诸佛的全身。(此经的理体是极深密的无上果觉境界,是一切诸佛所行,是释迦佛于五浊恶世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,也是依于一切诸佛所证的甚深密藏。)能够对此信入,就能以佛智为己智,因为所信的是佛的行境,如同自身具有一切佛智一般。因此说,闻信此经的人,于无上道永不退转。(他能直接信入佛智不思议行境,以这个善根,就能永远不退转于无上菩提。)到了后末世,经藏依次灭尽,最后百年独留此经住世,广度含识。所以,佛以慈力加被,使得它有别于其他经典,成为度生最广、最久的特异法门。奉劝后来的贤者,应当一同信受这部净土经法。

佛说无量寿经卷下

 

《无量寿经》是如来称性的极谈,是一乘了义、万善同归、三根普被、顿超生死、解脱成佛的不思议圆顿法门。它不但统摄了事理因果,融会了显密性相,而且详细地讲述了两土的苦乐差别,引导众生断恶行善、欣厌出离、发菩提心、证入净土玄境。确实是照真达俗的大法,成为净土一百几十部经论的纲要。

本经在《观经》和《阿弥陀经》前到达东土,从汉代到宋代之间,共有十二次翻译。后来慧远大师在庐山结莲社,开启了净土宗风。唐宋以前,净土法门兴盛时,都一直以《无量寿经》为修学和弘扬的根本。按照佛的授记,直到法灭的最后一天,本经一直常住世间,广度众生。所以,广弘本经是极重要的大事因缘。

这一次我也尽力作了教理上的深入阐述,力求在各方面讲细、讲透、讲圆满。着眼点是在学人心中真正建立净土信仰,从这里发愿起行,往净土的果地进趣。第一次这样深入讲解极为重要。实际上,正因为这样深入地开显,凡是肯用心讲闻思维的人,一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认识,建立起了净土大观念,这都非常可喜。这样才能真正走上往生之路。

有了这个基础,往后的重点就是把这部经落在实修上。净土法门的宗要是信愿行,这三个字叫做净土三资粮,每一个字里都有很多内容,有很深的内涵。怎么在自身上修出这三资粮,就是往后的重点。

比如信心,怎么来发起六种信心、两种信心或者三种信心?要给出实修的方案,讲明产生它的途径、修持的方法和达到的各级标准。或者怎么修出净土的愿?怎么把出离心、菩提心配在这上修?也都要给定实修的方法。怎么修欣厌的心,把苦谛、集谛和极乐国土的庄严对应起来,一项一项地观察,来发起欣厌,引出求往生的心?还有怎么实践正行和助行?每一条的修法如何?标准是什么?本经里的三辈往生的各项修行,以及五恶五痛五烧等的教诲,怎么具体排成表格来修正行为?都要有切实的做法,把经教放在自身上修,而不是简单听听。而且,怎么来念佛?座上怎么修,座下怎么修?出声怎么修,默念怎么修?日常的四威仪中怎么修?这都是大家往后努力的地方。

净土法门像大海一样深广,凡夫哪里能测到它的底蕴?我们要做的是依教奉行,以能做一点就做一点的实行态度,逐步地前进。既然我们选择了以今生往生西方来解脱成佛这条路,那当然要靠定阿弥陀佛、靠定四十八愿、靠定《无量寿经》。这就成了跟自己关系最密切的事,要一生依止它、仰赖它、实行它,就像每天要吃的主食那样。

这次学习是很好的开端,但不是学了就放在经本上,而是要实际展开对本经十法行的操作。这也是世尊的教导,佛明确说到,要“专心信受,持诵说行”,要“信顺,如法修行”。依照佛的教导来实行,才能得到真正的利益。愿与大家共勉!

最后把这次讲闻的善根,回向法界一切有情同生极乐世界,同见阿弥陀佛,同成无上佛道,同度无边众生!并请大家念诵《普贤行愿品》印持这些善根,发愿生生世世行持普贤大行,以往生西方作为成就的捷径。

思考题:

1、为什么世尊独留本经在最后百年里度众生?那时的众生更加业重福薄,还能因此得到度脱吗?

2、为什么闻此经后信乐受持,是难中之难,无过此难?

3、概述全经的旨趣,并谈谈自己学了本经后得到的认识,以及往后修学净土法的打算。